贰  救恩终极的根基 —— 永世奥秘的联合

 

    我们要讲救恩,必定要先讲基督。圣经永远高举基督是独一的救主;离开了基督,便没有救恩。他本是上帝,为了拯救世人,降世为人:「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或改译为「却不坚持自己与上帝平等的地位」);反倒虚已,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上帝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寓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上帝。」(腓二6一11)尤有进者,我们得救,不但是靠主耶稣基督救赎的恩功;而且他本身就是我们得救的根基,就是我们的永生。他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又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一一25一26,一四6)圣经又给我们启示:「上帝赐给我们永生;这永生也是在他儿子里面。人有了上帝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上帝的儿子就没有生命。」(约壹五11一12)

    所以加尔文宣称:「若是不在基督里面,没有人能够得着从基督救赎工作里的恩惠,而且还与他的生命隔绝。」以后改正宗神学家都阐释加尔文的道理,并加强调,世人若与基督没有生命的联系,则丝毫莫想分享基督的救恩。圣经一再给我们启示,使我们深知,真正的门徒,乃是与主有奥秘的联合,其关系之密切,好似葡萄树的枝子(约一五5);又像「基督的肢体」,而且和他「成为一体」(林前六15一16);全身「连于元首基督」,「都靠他联络得合式」,「彼此相助」,「在爱中建立自己」(弗四15一16);且「像活石,被建造成为灵宫,作圣洁的祭司,藉着耶稣基督奉献上帝所悦纳的灵祭。」(彼前二5)倘使我们和基督没有这种真实的有机的联合,则乃和上帝救世的工作,丝毫无关,不但与上帝为仇,不能得上帝的喜悦,不属基督,而且「像枝子丢在外面枯干,人拾起来,扔在火里烧了。」「若有人名字没有记在生命册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罗八7-9;约一五6;启二 ○15)

    关于这个问题,路德宗的教义和改正宗的教义,乃有基本上的不同。路德宗认为世人在没有和基督有奥秘联合之前,已有某种程度的救恩。他们相信,悔改与称义,乃为得奥秘联合的步骤。改正宗却不以为然,认为上帝与人之间,倘使没有生命线把他们联在一起,则绝对不能有奥秘的联合,因为上帝说:「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约一五5)而奥秘联合,乃为得救的起点以及救恩最后完成的保证;亦为圣徒品德善行以及得救三大要素——信望爱的泉源和凭藉。照改正宗神学家的意见,信心乃是与基督发生生命关系的必要条件;而奥秘联合所产生的福果,其丰富与否,须视人信心容量的大小而定。

    但是,救恩终极的根基,不能求诸于奥秘的联合。奥秘的联合,虽属确实,但救恩终极的基础,乃远在永世里面,乃为上帝在「创立世界以前」,「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所预定的美意」(弗一4-5、9)。从各章所论的来看,上帝在创世以前,他永远的爱,乃为永世的泉源,从那里涌出救恩之河,流出诸般的福乐,使人类重生得救,称义成圣,并得永远的荣耀。我们还要特别注意,在上帝救世的慈悲计划里面,主耶稣基督乃占极端重要的地位;而在拟定他计划的时候,即已和基督同在。从以弗所书第一章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主耶稣基督与世人得救,乃是不可分离,息息相关。照上帝的心意和思想,主耶稣基督和一切预定得救和他同作后裔的世人,其间乃有一个永远的圣约联合的关系。正如照「工约」的关系,亚当和世人,要深陷在因亚当犯罪而有的苦海里面;主耶稣基督和那在永世里被拣选得救的世人,要以「恩约」作世人得救蒙福终极的基础。主耶稣必作成他应许的一切救赎的工作,使一切上帝预定得永生在恩约里的世人有得着那最高福乐的完全保证;照上帝预定的美意,他必完完全全的成就他的应许,没有一个被上帝所拣选的,会失去他天国的基业。这并不是空洞的理论,而乃为上帝的启示,藉着蒙他所光照的圣使徒写在圣经里的。使徒保罗说:「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上帝,他在基督里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就如上帝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又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弗一3-5)又说:「上帝救了我们,以圣召召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乃是按他的旨意和恩典。这恩典是万古之先,在基督耶稣里赐给我们的。」(提后一9)使徒彼得说:「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上帝!他曾照自己的大怜悯,藉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你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彼前一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