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救赎计划的准备

    上帝既在永世里定意要救世人,所以人类历史,从始祖亚当犯罪堕落开始直到主耶稣基督,上帝便已为人类准备他的救赎大计,约可分两大时期:一为消极准备时期,二为积极准备时期,兹分论之:

 

一、消极的准备

    在异教世界,我们可以看到两种现象:(1)人类罪恶的真正性质及其灵性愚昧和道德堕落的深重,所以这些民族必犯罪堕落;(2)人类的本性实毫无能力保持或恢复正确认识上帝的智能,或想用哲学和艺术企图救他们脱离犯罪作恶。

    白罗斯氏(Alexander  B.   Bruce)在其《辩道学》中说:「上帝对外邦人,至少给他们一些关于宗教知识的微光。上帝为外邦人而拣选犹太人。虽然异教完全失败,但在其内,外邦人可以看到一些光;而且异教的失败,反而可以成为一种『消极准备』,使外邦人明白救世真道。」

    惟在异教里面,缺少积极的真理。他们的祭坛与祭物,哲学和艺术,以及各种宗教的道理,非但无用,且是灵性堕落的根源。例如印度教的历史,便使我们看到一种宗教和灵性堕落的趋势。照印度教权威学者威廉爵士(sir  Monier William)说,印度教乃是一种鬼魔学,百分之九十的印度教徒都是拜鬼的。埃及狮身人面的怪物,乃为埃及文明停止不进的象征;他们既不明真理,也没有盼望。

    尤有进者,圣经乃是独一的启示,上帝的话语。「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上帝的话来。」(彼后一20一21)旧约先知,或见异象,或闻神声,把上帝的话恭敬记录下来,常常这样写:「耶和华说」,或「耶和华如此说」。上帝不但「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复「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主耶稣)晓谕我们。」(来一1-2)主耶稣「就是上帝在肉身显现」(提前三16),「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是上帝本体的真像」(来一3)。「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主耶稣「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主耶稣亲口说:「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一1一14,一四9)正统派神学家梅钦博士(Dr.Gresham J. Machen)尝说:「我们能够亲眼看到上帝,实为人生最大的福分。」外邦人在暗中摸索,「寻求上帝」,以为「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参徒一七27);却是得不着真光。著者早岁沉迷异教,且受邪灵迷惑,说我是欧阳修转世,后又为罗汉转世;并且在沙盘里写着诗词向我启示,及今回忆乃全是谎言,因为魔鬼「是说谎之人的父」(约八44)。但我当时着了魔,且受我国著名学者的拥护,创办江南大学,有五千亩基地,以为复兴异教的大本营。一九五○年,应聘赴印讲学,企图开展复兴运动,以为救世之道,舍此莫由;何图上帝本其无限的大恩大爱,当我「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本为可怒之子」(参弗二1-5),他却没有照我的罪孽报应我,竟「从高天伸手抓住我」(诗一八l6),使我中止赴印,从灭亡的道路转回来,「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上帝」(参诗一八16;徒二六18)。这是我一生一世永不能忘的上帝为我的「消极的准备」。使我深知异教,能够知彼知己,为道争辩。初信之时,即能证道,令我国教会首领惊奇;初习神学,复令教授震惊,首次课卷,即被誉为毕业论文。且即兼任为教授,后又为「卓越荣誉教授」,是亦可证「消极准备」,乃可使外邦人更能明白救世真道。著者虽于晚年皈主,但仰赖神恩,所成中英「证道、辩道、宣道」之书,已逾八十余种,且中西读者有奇妙得救之神迹,此乃得力于以往五十年上帝为我长期的「消极准备」。

 

二、积极的准备

    上帝拣选以色列人,使他与外邦人分别起来。从亚伯拉罕开始,上帝照他的允许,使他成为大国,赐福给他,叫他的名为大,并叫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他得福(创一二1-3)。上帝造就以色列人,教育他们明白三大真理:(1)上帝的崇高伟大,他的三位一体,他的全能全知,他的圣洁公义;(2)人类的罪性,道德败坏,无法自救;(3)救恩的确实可靠。上帝对人类的教育,乃是用三种主要的办法:

    1.律法——摩西法典的制订,乃和现代的立法不同,(a)先乃藉上帝的现身(theophany)和神迹。「耶和华的使者从荆棘里火焰中向摩西显现」(出三1-5),使他对于全能的,有位格的上帝,有真切的信仰;(b)藉着命令和警告,令人警觉有罪;(c)藉着祭司和献祭制度,使人深受灵感,有罪蒙赦免,和亲近上帝的希望。上帝教育以色列人,乃是先藉律法;而律法也先于福音的传播。施浸约翰也是在主耶稣基督之先。旧约先知以赛亚早经预言:「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赛四○3;太三3)要认识救主,先要认罪悔改。外邦人揣摩上帝;选民乃研究上帝。

    2.先知——此可分为两种:(a)为话语的,始自伊甸园,上帝对蛇说:「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创三15)直到主耶稣基督(女人的后裔)降世,他便亲自向世人说话。(b)为预表的——此乃藉着人来预表主耶稣,例如亚当、麦基洗德、约瑟、摩西、约书亚、大卫、所罗门、约拿;又如以撒献祭,摩西在旷野举蛇,都是预表主耶稣。

    律法和福音的关系,好比草图和完成的图画;又如大卫王作了圣殿的图样,所罗门把它建造。万国都要沉沦,以色列却要燃起他希望的荣光。犹太教的各种礼仪和预表,到了主耶稣便一一应验,见其实际,正如花瓣脱落以后,便结出果子来。但是因为人类的叛道,使一切为基督准备的计划,受到了强大的障碍,阻挡了福音的传扬。罗马帝国钉死了主耶稣;哲学家以福音视为愚拙,敌挡真道;犹太教的礼仪和幻影,取代真诚的敬拜和信仰,使基督圣道,名存实亡。

    3.审判——上帝对犹太人的叛逆不信,敬拜偶像,屡次差遣先知呼天唤地,促其悔改,三番四次,加以管教谴责,却仍不肯回头,上帝便只能使他们的国家沦亡,被掳外邦。以民流亡,却得到了两大果效:——(a)宗教方面,藉着但以理等所作的见证,及上帝所行的神迹,使外邦君王,相信真神。例如尼布甲尼撒王「称颂至高者,赞美尊敬活到永远的上帝」,承认「他的权柄是永有的,他的国存到万代。」(但四34)流亡万国的以民,对独一真神,在心中扎根,有坚强的信心,所到之处,建立会堂,保持他们的信心,并加传扬。(b)在文化方面,使犹太人从农业转到商业,他们分散万邦,到处鼓吹罗马法的精神和制度;藉着他们的哲学家和诗人,表达和宣扬人类得救的需要和盼望。到了成熟的时候,他们独一真神的信仰,便成为异教国家福音的起点。巴勒斯坦有「世界之眼」之美名,希腊文成为当时世界普遍的语文,这才为救世福音铺平了路;凯撒统一了西方,亚力山大统一了东方,罗马的公路、罗马的法典,都有利宣道事工的发展,使福音传遍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