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叁部  救赎论

 

第陆章  上帝救顺的计划

壹  救赎计划的认识

    上帝用其无限的智慧,及其无比的大能,创造了这个伟大的世界,上帝对这个世界,必有其预定的计划,一切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事,前后推移,因果相乘,必可知上帝乃有一个预定的准确的计划。如果不信上帝有预定的计划,则实有悖事理的常情。即如普通的凡人,其所作所为,亦必早为之计,胸有成竹;如果徒凭心血来潮,感情冲动,不顾前后,轻率从事,必然鲜克有成,其人亦必被视为愚妄之徒,无人信托。此理乃属显然,无待词费,不言而喻。准斯而论,如果不信上帝对于其创造的世界,乃有其预定的计划,则宁有此理。世人尽管于理论上,头脑里,在其口头上,不信「预定论」;但照上述的寻常的事理而言,其实都是事实上的「预定论者」。诚如史密斯氏(E. W. Smith)说:「一个智慧人,对其所要做的事,必预先想到其结局,先有成竹在胸,用最妥善的方法,以期达成其任务。虽人知有限,仍必竭尽其所知所能,照共预定的计划,希获圆满的后果。」中国的成语说:「凡事预则立」,此可称为「通俗的预定论」,大家都深信不疑。此非「人云亦云」,实乃许多人的经验,古今的史实,所证实的道理;上至开国元勋,下至贩夫走卒,莫不奉为圭臬。

    事业愈是重大,预先的计划,便愈关重要,否则必归失败。这个道理,既已在人事上证验其为正确,为众所共喻;则在上帝的事上,必更可信。著者执教的学府创办人高敦博士(Dr. A. J. Gordon)说:「倘使一个宇宙没有天命,则好似一辆火车,在黑暗中疾驰直奔,而且车头没有灯光,没有目标,则其结果,势必堕入深渊,事之谬妄,孰有逾此。」圣经教训我们:天父眷顾护佑其民,无微不至,甚至「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太一○30)。所以上帝的计划,乃是无所不包的。上帝既是全知全能的,则他的计划,也是分毫不爽的;他在人类历史的行程中,乃随时随地在引导我们,要达到他预定的最后的目标。达勃耐氏(Dab-ney)说:「因与果乃是息息相关的,结果可以变成原因。前事可以影响后事;因果相寻,相反相乘;人事推演,形成一个历史的洪流,最后要完成上帝一定的计划。」

    佛教不信人有灵魂,不信上帝,不信上帝预定的计划,而倡「转世」之说,认为今生和来世之间,乃有「因果律」(law  of  Karma),谓人之转世,乃由一种「业力」(power  of Karma)。质言之,前世的「业力」,便会决定来世的地位、景况和命运。所谓「欲知前世事,今生受者是」。人死以后,「业力」犹存,这种「业力」,能使「五蕴」重新结集,成为另一个人,继承前人的作为,于是又倡「三世通」之说。其目的乃在使人「转迷开悟,脱离三界之迷情,转开大悟之心眼,得大菩提,证大涅梁」;其方法乃在「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业,是诸佛教」,靠行为得救。合目的与方法而论,不外因果报应,此报应乃通贯三世。佛家认为人不仅生在今世,乃通贯三世,前世为因,今世为果,来世为新的根基。因果报应,轮回循环,人若欲脱轮回,祛烦恼,唯有灭绝欲火,成阿罗汉,进入涅粱。但这种道理,乃是自相矛盾,不能自圆其说。一则,他们既否认原罪,上帝和灵魂的存在,则前世和今世的责任,自无转嫁的可能。二则,他们既不信上帝,自无一位最高的立法者,则其「因果律」从何而来,如何生效,可证显非真实,乃为「虚空的妄言」(西二8)。三则,更危险的,他们为求脱离因果轮回,祛除烦恼,唯一希望,乃为进入涅梁(Nirvana,意云「永灭」),此乃为灵魂自杀的别名,著者已于前章加以论列。

    伯拉纠派乃否认上帝的计划;阿敏念派说:上帝有一个普通计划,但并非特殊的;加尔文主义者则认为上帝乃有一种放诸四海而皆准,俟诸万世而不移的明确的计划。神学家华斐德氐(Dr.Benjamin  B. Warfield)说:「圣经里面,所讲的上帝的计划,其广大,则无所不包,适应到世上万事;其精微,则毫厘不爽,对每一发生的事,无不顾及,都能适切。无所不知的万国万民的上帝,当他施展其永世的计划之时,对无论何处所发生的事,都能完全相应,适切配合,丝毫无误。……此乃旧约新约的历史哲学和宇宙观,此与上帝绝对的天命,目的和计划,当其依时推演实现之时,乃完全符合。」

    此非仅指世界的大事,甚至世人犯罪的行为,也在上帝的计划意料之中,无论何事,要在何处发生,上帝已预先知道:无论其为祸为福,都在上帝掌管之中,统御之下,最后要成就他的荣耀。世人常说:「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否极泰来」,「物极必反」;又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逢凶化吉」,「因祸得福」,却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殊不知事无大小都有上帝在统御掌管。

    即主耶稣被钉十架,也有上帝预定的旨意,使徒行传二章二十三至二十四节说:「他既按着上帝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藉着无法之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上帝却将死的痛苦解释了,叫他复活,因为他原不能被死拘禁。」(并参徒四25一28)上帝救赎的计划,并非因为人类犯罪堕落,令他失望,在这种失败的情况之下,想出权宜之计,以谋补救;而实乃「是照上帝从万世以前,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所定的旨意。」(弗三11)「基督在创世以前是预先被上帝知道的,却在这末世才为你们显现。」(彼前一20)他被钉十架,为世人流血赎罪,乃为上帝预定的计划。我们得蒙救赎,乃因「上帝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弗一4)「上帝……以圣召召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乃是按他的旨意和恩典。这恩典是万古之先,在基督耶稣里赐给我们的。」(提后一9)

    圣经里面对于「救赎的天则」(economy  of  redemption)以及上帝救世计划的目的,乃有全备的启示。他要「照他自己所预定的美意,……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满足的时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弗一9-10)这也称为「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上帝里的奥秘,是如何安排的,为要藉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上帝百般的智慧。这是照上帝从万世以前,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所定的旨意。」(弗三9一11)

    上帝对于世界外表的工作既有确定的计划,当然我们也可用以适应到道德和属灵的世界。在一个未受教育的人,以为天上的星乃是杂乱无章的;但在天文学家看来,众星乃是有秩序,有轨道的,在一个广博伟大的构想之中,各安其位,各循其轨,各不相犯。在一个科学家的眼中,千千万万的植物,并非混乱无序的,乃是各从其类,有一个统一的计划。地上千千万万的动物,照动物学家的分析,乃有四大典型的种类,各从其类,不会越过界限。在万物之上,则为人类,赋予超越其他动物的权能,使他可以与上帝相交。上帝为人类命运所做的工作,乃照他预定的计划。圣经指示我们,上帝照他的安排的恩典,他不但从起初看到末后的事,且照他的旨意和计划,使他一切所作的,要实现他永远的目的。

    上帝对于救赎世人,既有此种永远的计划,所以人类最重大的要事,便是要对他救赎的计划,有正确的认识。譬如机器,倘使我们对其复杂的构造完全无知,当然我们不会懂,也不会运用。同理,倘使我们对于救赎计划,及其目的,完全茫然,或是误解其目的,则我们的见解,必然错误。倘使上帝的创造和救赎的目的,乃为最大的幸福,抑是为上帝的荣耀,则基督教的性质将因此完全不同。我们神学的性质,须视对此问题的答案的不同,而大异其趋。同理,倘使救赎的目的乃是使上帝的子民确定得救,则乃合于奥古斯丁的道理;倘使其目的,乃在使众人都有得救的可能,则将为一种偏差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