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贰章  人类的本性

 

    关于人类的本性,或说本善,或说本恶,言人人殊,兹就(1)圣经的教训,(2)教会的异端和(3)中国的哲学,三方面来加以检讨。

 

壹  圣经的教训

一、上帝的形像和样式

    圣经开宗明义,在首章即说,人是照着上帝的形像,和按着上帝的样式而造(创一26)。「形像」和「样式」二义,乃是用来说明人和上帝的关系。「形像」和「样式」二词,乃是同义的,所以可以互用。在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二词并用;但于二十七节,仅用「形像」一词;五章一节,则仅用「样式」一词。第三节,则又二词并用。九章六节,则用「形像」一词,以表达其完全的意义。再看新约在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七节,则用「形像」和「荣耀」二词;在歌罗西书三章十节,仅用「形像」一词;雅各书三章九节,也仅用「形像」一词。于此可证「形像」、「样式」二词,乃属同义,是可以互用的。

    圣经说,人是照上帝的「形像」和「样式」而造,此乃指人类之本性,并非后来赋予的。上帝造人的意思,乃是说在上帝里面的原型(archetypal),要使人变成上帝的副本。易言之,人非仅仅带有上帝的形像,而乃即为上帝的形像。

    有些人以为「形像」和「样式」,二者乃有分别,因此其中之一或已失去,另一个或仍存在。然如上所述,二者纵或稍有程度上的差异,绝无本质上的不同,两个名词,乃是同义的。无论是「形像」与「样式」二者都是上帝的创造,二者都是一代一代遗传下来,所以现在人类都保有其原有的本性。

    关于人类在未堕落犯罪以前的本性,圣经的教训,包括以下诸点:(1)成熟与完善的境界,(2)理智与道德的本性,(3)对于万物的统治权,(4)原义和(5)灵性,兹分论之:

 

二、成熟与完善的境界

    上帝造人的时候,人原有的境界是成熟的与完善的,不是幼稚的。所谓人类原有完善的境界,乃是说上帝在造人的时候,已为他设计,使其能够应付其生活,而能达成其目的。人的躯体,不但各部门完整无缺,且又完全配合其灵魂,而与灵魂互相结合,乃是和灵魂一样不会朽坏,不会死亡的。此在神学上,乃为「永生」;人若没有堕落犯罪,人是不会死亡的。上帝造的人,原来是不会朽坏的,不但灵魂永远长存,即其躯体里面,也没有死亡的种子,人类原来是不受死亡之律支配的,人的死亡,乃是其犯罪的刑罚,「罪的工价乃是死」。上帝吩咐始祖:「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始祖却偏受魔鬼的试探,违反上帝的命令,自取灭亡,死就临到众人。此乃人类始祖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大悲剧(参创二17,三19;罗五12;林前一五20、21;罗六23)。

    始祖亚当的躯体,本来没有疾病和死亡的种子。上帝创造的人,其原来的境界,乃是完善的,其生活的情况乃是极乐的。人体的构造,没有任何部分不能符合这至善与极乐的条件。当救主再临之时,他要「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腓三21;并参林前一五53;西三4;约壹三2)

    人类最初的情况或品格,非从野蛮渐渐变成文明;(1)根据圣经的记载,上帝造的始祖乃有十分完善的本性;(2)照各国的传说,人类乃是从黄金时代堕落下来,此乃符合圣经的记载;(3)最初的记载,证明最初时期的历史,人类乃有高度的文明;(4)哲学家共同的观念,认为人类虽有极大的分界,却有彼此密切的关系,他们最初乃有一个共同的中心,这个中心便是其最初的文明。

    传统的学说,以为人类乃是从石器时代、铜器时代、铁器时代,从野蛮进为文明,实在没有科学的根据,并且违反圣经的教训。罗白克爵士(Sir  John  Lubback)想说明「人类最初的情况,乃是绝对野蛮的。……在最文明的国家中,都可以找到其最初野蛮的踪迹。」但是照圣经的教训,人类乃是从其最完善的境界,以后各国才渐形堕落恶化。最初人类的境界,在理智上,道德上,和宗教上乃是优越的,但那时科学艺术却还未高度发展。圣经的记载,乃和各国和整个人类的情况相符。世界人类,因为基督圣道的影响,在各种知识学问和艺术生活上乃有极大的进步发展。教会史家斐理夏夫(Philip  Schaff)说,基督教乃是欧美优美文化发展的动力,最后由于基督的统治,将进入千禧年完美荣耀的境界。

 

三、理智与道德的本性

    上帝是个灵,人的灵魂也是灵。灵的主要特性乃是理性、良心和意志。灵是合理的,道德的,所以乃是自由的。上帝乃是照他的形像造人,且「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创二7),赋予他们这些和他本性相似的特性,所以人类也是灵,乃和其他动物完全不同。上帝乃把人高举在其他动物之上,其间的差别,乃无法衡量。人乃是上帝照他自己的形像而造,所以乃被高举,使与上帝有同等的地位,可与上帝交通。此乃人类所以能认识上帝的必要条件,亦为人类宗教本性的基础;否则人类将与禽兽相同,而与禽兽同亡。

    关于这个问题,乃有两种极端的学说。希腊神学家认为上帝照他的形像造人,这形像却仅限于上帝的理性方面。抗辩派(Remonstrants)和苏西尼(Laelius  Socinus)异端,认为这里所指的形像,乃仅限于理性方面,为了人类可藉以治理管理万物(创一28)。林薄枢氏(Leinborch)又以为亚当像上帝,乃仅指灵魂而言;而非于道德方面。但大多数路德宗的神学家,却有相反的意见。照他们的学说,上帝的形像,已因人类犯罪堕落而失去,但又因救赎而恢复。可是他们中间又有争辩,因为路德宗认为他们并不否认,灵魂在本性和实质上,乃是像上帝的。改正宗的神学家,既不以上帝的形像仅限理性方面,也不主张仅限道德方面像造他们的主,而认为两者都俱备。因为照圣经的教训,上帝照他的形像造人,道德的完善乃为其最主要的元素。因此照人类理性的特质而言,他们认为人乃是上帝的孩子。

 

四、对于万物的统治权

    人照上帝的形像而造,他最初的境界还有一个有关人类尊严的特征,便是其对万物的统治权。关于这一点,有各种不同的意见,有些人提出异议,认为统治万物,不能算为上帝的形像,仅为上帝赋予人类的一种职权。但是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明明指出,上帝照他的形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这乃含有人类尊贵荣耀的意思。诚如诗篇说:「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万物……都服在他的脚下。」(诗八5-8)这乃是因上帝委派他们,赐他们权柄。上帝造人的时候,就使他们有上帝的形像,作上帝的代表,来统治万物,要「叫寓物都服在他的脚下」(来二8)。上帝知道从起初到末了的一切,他的计划是全备的,不变的,包括一切的,上帝从最初便要把人类抬到至高的地位,所以赋予他们对万物的统治权。

 

五、原义

    所谓「原义」(original righteousness),乃指道德方面的上帝的形像,此乃包含:(1)知、情、意的完全和谐,都顺服上帝的旨意。他的理性要服从上帝;他的意志要顺服理性;他的情感要顺服意志;他的身体要做灵魂顺命的工具。(2)除此以外,乃为他道德的完善,无论在知识上,在公义上,在圣洁上,都要像上帝。此所谓知识,并非指头脑的知识,而乃是完全的,正确的,实际的,有永远生命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四24);这种知识乃是无穷的,我们无法测度。有人认为人类始祖对于世界的本质及其各种法则的认识,乃较现在的科学家更为深彻。更重要的,乃是始祖认识上帝,因为认识上帝,就是永生;「上帝赐给我们永生;这永生也是在他儿子里面。」(约壹五11)此与世俗的智慧知识,性质不同,世智乃是「世上有权有位将要败亡之人的智慧。」「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上帝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林前二14)

    圣经教训我们,上帝造人,他「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创一31);而且「原是正直」的(传七29)。新约圣经对于人更有新的启示,说:「已经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穿上了新人;这新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西三9一10)「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四24)。此三者乃是始祖的「原义」,却因犯罪堕落而失去。感谢主,现在因为上帝的救恩,可在基督里恢复。于此可知,上帝造人的时候,人在道德方面上帝的形像,乃是绝对圣洁的,不是中性的,不是或善或恶的。

 

六、灵性

    上帝形像还有一个要素,就是灵性(spirituality)。「上帝是个灵」(约四24),所以人既是照上帝的形像而造,人当然也有灵。上帝造人的时候,圣经明白指示我们「上帝……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创二7)「生气」,乃是生命的本质;「有灵的活人」,此乃人之所为人的特质。人的灵乃是和其躯体相联;但亦能离开其躯体而仍然存在,故人乃为有灵的活人。于此有人发出一个问题,人的躯体是不是有上帝的形像,其答案乃是正面的。因为圣经指示我们说,人乃是照上帝的形像造的,并非单单指人的灵是照上帝的形像造的。人若没有躯体,则不能成其为人。而且上帝还很重视人的躯体,所以严禁杀人,「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上帝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创九6)上帝不但救我们的灵魂,并且还要救我们的身体。我们的身体,将来要变成灵体,我们的肉体要完全受灵控制,为灵所用。「(我)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帖前五23)而且在「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上帝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帖前四16)「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和主永远同在。」(帖前四16-18,并参林前一五5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