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自救论的旧酵

    但不久以后,自救论的旧酵又开始发动,甚至相信奥古斯丁的人,也受其感染。例如路德之友,帮他翻译圣经的墨兰敦(Philip  Melanchthon),也从恩典里堕落。从此以后,折衷主义,便在路德宗教会里面很快的蔓延起来,形成他们的信仰。在一五八六年孟贝格(Monpegard)会议,安得理(Andrea)公然发表谬论,歪曲路德的道理,大会竟不加驳斥。洪尼斯(Aegidius  Hunnius)公然主张救恩可被拒绝;葛哈德(Johnana  Gerhard)认为上帝的拣选须受人的信仰的限制,众说纷纭,混淆真道。

    百年以后,德国撒克逊(Saxon)神学家何亨耐(Hoe Van  Hohenegg)和莱塞(Polycard  Layser)于一六三一年三月召开的莱比锡会议(Leipzig  Conference)提出路德的教义,大致说,照路德的宣称,人类的意志本来完全被罪恶捆绑,藉着能叫死人复活的上帝奇妙恩典的支持和维护,能够离恶行善。可惜以后这种道理,却因时间的推移,渐趋变质。例如杰出的路德宗的百莱斯罗(Breslau)大学的神学教授史密德博士(Dr. Wilhelm  Schmidi)说:「上帝对人的心意和慈爱,完全须视那人的意志如何,始能真切实现。」哈林氏(T.Haring)说:「若非罪人热烈合作,无法得到救赎」。讲到圣灵施行救恩,他又明目张胆的否认圣灵能使人得救。对一个不愿悔改的人,圣灵乃完全无能为力,能使他得救。「那人如果不要得救,圣灵也是爱莫能助。」

    自救论的旧酵,不但在路德宗教会,甚至在改正宗教会,也起不良作用。改正宗乃持守奥古斯丁主义,素来攻击阿敏念派的半伯拉纠主义,但却有些学者发表各种乖谬的见解。例如福莱斯德(Dr.David W. Forrest)照其所著《基督的权威》(The  Authority  of  Christ)一书来看,他强调人的自由,不但废弃了福音派的一般原则,尤且否认上帝的命定。他认为人乃完全自由,可以自由行动,所以上帝对于人的作为,既没有预定的旨意,也不能加以控制,而且反要迁就世人。人的自由意志,成为上帝施行救恩的障碍,上帝的权能无法克服悖逆的人。所以世人的悔改皈信,一方固有上帝的要素,同时也需要人的要素。倘使人悖逆不信,上帝大能的作为,仍无济于事,不能生效。所以神国在地上运行的过程,初非简单,乃是不可思议。甚至在教会里面,虽然上帝允许有他的灵和他同在,并且指导教会;但倘使教会不能履行他的条件,圣灵亦不能达成他的任务。福氏因此重视人的要素,非常热烈,要把人从上帝的统治下释放出来,几乎要把上帝放在人的统治之下!自救论的旧酵,实乃变本加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