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  伯拉纠派

    伯拉纠主义(Pelagianism),诚如耶罗姆(Jerome)说,乃是教会里最初发生的有组织的自救论,实为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和芝诺(Zeno)的异端;事实上乃是盛行在希腊斯多亚(Stoic)的伦理哲学的结晶,渗透到教会里面。这种异端,支配了教会里很多人的思想。他们的基本原则,乃是认为人有全备的才能,实践他的意旨,因此他们有完全的信心,并且宣告,人的才能,乃是可以完全胜任,履行他应负的责任。伯氏高抬世人,把他的道理系统化,成为一家之言,大倡他的人类自救论。

    这种学说,一方面否认始祖亚当的犯罪堕落对于世人的影响。他们根据此说,于是又说,人类不受始祖罪恶的沾染;充其量,亚当只是给世人一个坏的榜样,除非有人自愿选择,我们不必效法他。易言之,人类可以不犯罪,也是力能遵行上帝的律法。复谓行善守法的能力,不但不受亚当的影响,即是我们自己所犯的罪,也不会妨碍以后行善的能力。朱理安(Julian  of  Eclanum)说:「无论在犯罪以后,或犯罪以前,人的本性都是完善的。」无论何人,可以由其自决自愿,不要犯罪,可以终生一直完善。

    在另一方面,这种学说又否认上帝的恩典,以为无需上帝的帮助,世人乃有全备的能力,满足一切公义的要求。他们曲解恩典,使它完全失去圣经里面含蓄的原义,——所谓恩典乃是上帝赋予人类的一种不可剥夺的自由意志,上帝又复令人类运行这种自由,做好的事情。人类绝对能够自救,无需上帝的恩典,作内在的助缘。此乃教会里第一种倡导的自救论的异端邪说。此于上章已加论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