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外邦异教

    神学家巴文克氏(Dr.Herman  Bavinck)说,外邦异教的基本原则与要素,消极方面,乃在其漠视或完全否认真神上帝及其救恩;积极方面,乃在以为人靠他自己的权能和智慧,便可得救。例如释迦牟尼佛在行完世路之前,对他心爱的门徒阿难(Ananda乃为其表兄弟)说:「你要作你自己的光,救你自己,此外别无救法。」在死的时候,他吩咐众僧侣说:「哦!众僧侣,我劝诫你们,万法无常,万物都要自行凋谢,务必苦修勤练,以求臻于至善。」佛在和一位婆罗门谈话的时候,他自负不凡,以为无需救主,说:「我没看到无论在天界,无论何神,何人,值得我们敬拜。」所以佛教乃是一种最强烈的自救教。

    洪水以后,挪亚的子孙,在示拿平原,非常自豪的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耶和华便从天上降临,「『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参创一一4-8)此乃人类目中无神,自负自豪,想靠自力登天的失败,足为世人之殷鉴!一切外邦异教,都是目中无神,自信自义,无论其本质是注重礼义,抑或注重伦理道德;无论其是消极的无视上帝,抑或积极的重视人的智能,都是想以人为自己的救主;所以世界上一切宗教,除了基督圣道以外,都是无神自救教。

    人的哲学,也和宗教一样,都是没有轩轾,异曲同工。甚至康德(Immanuel  Kant)和叔本华(Arthur Schopenhauer),他们虽是看到世人天生的内在的罪性,而且认为必须重生;但是他们的救法,乃是全靠人自己的意志、自己的智慧、自己的才能。他们既明知人性败坏,安得有良善的意志、才能和智慧,岂非自相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