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   三位一體的奧秘性

 

一、三位一體的超凡性

    上帝三位一體的奧秘,非凡人的智慧能測;在人的有限經驗上,沒有類似的事,可作比擬;因此一切比擬的想法,都不能達成愿望。

    1.從無生物來比擬──例如︰阿他那修(Athansius)用泉源、河流、小溪三者來比擬。鮑德曼(Boardman  )用雲、雨、霧來比擬。洛柏春(Robertson)用顏色、形態與尺寸來比擬。乃都不恰當。路德說,三位一體乃似花之形態、香味與功用。柯克(Joseph Cook)說,上帝有聖父、聖子、聖靈,乃正如太陽的光輝有陽光、有雲霞、與熱度。奧古斯丁說,三位一體乃似一棵樹有根、有干、有枝。

    2.從人的心意來比擬──例如奧古斯丁以智、情、意來比擬。黑格兒以正、反、合來比擬。墨蘭敦(Melanchthon、謝特(Wm.Shedd)等,則以主體、客體、主客二體來比擬。奧古斯丁說,智、情、意三種官能,雖各不同,卻難分開,乃構成一個心意、一個本體。一個生命。黑格兒說,光是正,暗是反,影是合;信是正,不信是反,疑是合。阿倫(A11en)說,三位一體論,在初期教會乃視為一種理性的教義;在中古時代,乃視為一個奧秘;在十八世紀,乃視為一種無意義和不合理的教義;在十九世紀又被視為一種理性的教義,乃是關于上帝本性主要的真理。即到現在,三位一體論仍不能有一個圓滿的解釋。在人的經驗和理解上,不能有一個完全恰當的比擬,更不能積極闡發其奧秘。

 

二、三位一體論的合理性

    1.非三位上帝乃三種特質──我們說三位一體,並非說有三位上帝聯在一體。我們乃說一位上帝,在他的本體裡面乃有內在的不同的特性。在我們人裡面,乃有許多不同的機能,聯在一個人裡面;人愈是聰明,其才能的差別也愈大。我們也並非說一個上帝乃是三個上帝;也非說三個上帝是一個上帝;而僅說一個上帝在他本質裡面乃有三種不同的特質。猶如在人裡面有智、情、意三種機能,並非說有三個不同的人。

    詩篇八六11一12說︰「求你使我專心敬畏你的名。……我要一心稱贊你」。這令我們反想到(我們所以沒有專一的心,乃是因為罪惡的結果,所以心緒錯亂。只有敬愛上帝才能使我們寧靜,善用我們的機能,能夠有平安,能聖潔,有能力,故曰︰「寧靜致遠。」主耶穌說︰「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上帝」(路一27)。

    2.人類的性格也有三一性──一個人的性格,須于三位一體時,始能臻于極點;人類的性格,乃含有「主體」、「客體」和「二體的關系」的三一性。人不能體會其潛存的三一性,只有在神裡面始能完全。人既不能了悟其潛存的三一性,所以必須超出其自我,在上帝裡面,始能圓滿。

    「一塊石頭,其各部分都是相同的;但一部精巧的機器的結構,乃是彼此不同的。前者乃是全部一樣的,沒有分別的;后者則其形式與機能都是不同的,兩者到底何者更為統一和合?最高的統一和合,不是簡單的,而是複雜的。」「萬事乃為一個無限意識的各種形式;和各種各樣有限的性格對照的,乃有三個無限的位格。可見上帝有三個意識,並非不可信的,乃是合理的,並無矛盾。

 

三、三位一體論的重要性

    三位一體論乃和其他教義有重大關系,請分論之︰

    1.三一論與聖道的關系──一切反三一論(Anti-Trinitarianism)乃為猶太教、回教、唯一神教(神體一位論──Unitarianism)和泛神論的厲階。離開了三位一體論,我們便不能維護神性的統一性(unity  of  Godhead)。「我們如果不講三位一體論,便不能了悟上帝。上帝固然是永恆的、不變的,但並非不動的;他又是運行的進展的;結果成為三位一體,有聖父、聖子;從聖父聖子,又有聖靈。」

    2.三一論與啟示的關系──倘使沒有三位一體論,則基督便不是上帝,則他便不能完全知道上帝,啟示上帝;基督教也不是全備的、最終極的啟示;而成為殘缺不全,和其他主義學說一樣地有瑕疵與謬妄。聖靈也不複是上帝,則他的慈愛及其與人心靈的交契,也非真實。質言之,倘使沒有三位一體論,則基督聖道,將變為一種自然宗教;而一位愛世人的道成肉身的上帝,便成為遠離世界的理神論或超神論(Deism),以及名存實亡的泛神論,因為泛神論乃是「偽裝的無神論」。

    倘使基督不是上帝,則他的見証便沒有權威;而我們也不能証明聖子聖靈就是上帝。事實上在聖徒禱告的時候,便可切實証明三位一體論。因為我們向上帝祈禱的時候,必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嘆息替我們禱告。鑒察人心的,(上帝)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上帝的旨意替聖徒祈求。」(羅八26一27)約一18說︰「沒有人看見上帝,只有在父懷裡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一六15說︰「凡父所有的,都是我的;所以我說,他(聖靈)要將受于我的,告訴你們。」于此,我們可知聖靈要啟示聖子。

    甚至不可知論者(Agnostic或稱「存疑論者」)也承認,倘使沒有基督,便沒有交契的媒介,沒有啟示的本源,只有聖子能夠啟示聖父。神體一位論者以為基督的宗教,僅是人類一種日常的工作,僅為人類在不息的進展中消逝的一瞬。而不知基督乃是上帝唯一的啟示者,乃為我們應當事奉的獨一的上帝,是宗教最終極的權威,是一切真理的源頭;且為全人類最高的審判者。主耶穌親口說︰「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太二四35)「時候要到,凡在墳墓裡的,都要聽見他的聲音,就出來;行善的複活得生;作惡的複活定罪。」(約五28一29)最后的報應,乃是「羔羊的忿怒」(啟示錄六16)﹗上帝一切的作為唯獨經過基督;而基督在人心裡所有的作為,乃透過聖靈,因此我們可以推斷,三位一體論乃與啟示有重大的關系。

     3.三一論與救贖的關系──倘使上帝絕對只有一位,在神人之間,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那便沒有中保,沒有救贖。既非三位一體,則主耶穌也不能帶領我們靠近上帝;因為只有那位本來有上帝的形像,和上帝有同等地位的(參腓二6一7),方能使我們與上帝和好。也只有那位是上帝的,能夠潔淨我們的心靈。倘使上帝的位格是單一的,不是複數的,那便只是我們的審判者,不能作我們的救主,也不能使我們成為聖潔。

    在上帝面前,人類沒有任何事能算是好的;只有神的義方能使他滿意。我們若與神體一位論者論道,最好的方法,便是激起他們認識罪惡;如果一個人能承認他有罪,始能覺得只有一位救主能救他脫離罪。從另一方面來看,倘使一個人忽視他的罪,也必藐視救主。從教會史來看,因為伯拉糾自救論(Pe1agianism)的流毒,便產生蘇西尼(Laelius Socinus)異端。蘇氏雖承認聖經的權威,且反對自然宗教,和自然神學,並以基督教為獨一的宗教。惜其以人類理性作衡量聖經真理的尺度,以是竟自相矛盾,反對三位一體論以及基督贖罪論,認為神體只有一位,主耶穌乃是人,不是神。其弊所及,遂有神體一位論。由于否認主耶穌的神性,致對罪惡僅有浮淺的認識,也不知上帝的審判,「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羅六23)因為唯有「他被掛在木頭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彼前二24)。上帝叫他從死裡複活,他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複活是為叫我們稱義。(參羅四24一25)「主耶穌大聲說︰『信我的,不是信我,乃是信那差我來的。人看見我,就是看見那差我來的。我到世上來,……乃是要拯救世界。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在末日要審判他。』」(約一二44一48)凡是否認基督的神性,及其贖罪恩功的,乃就要消滅愛主的熱忱,摧毀宣道的事工。詩篇三六9說︰「在你那裡,有生命的源頭,……」所以我們必從基督裡的上帝,始能得著永遠的生命。接受基督,就是接受上帝;拒絕基督,就是背棄上帝。「主耶穌大聲說︰『信我的,不是信我,乃是信那差我來的。』」(約一二44)「我們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惟有戰懼等候審判和那燒滅眾敵人的烈火。人干犯摩西的律法,……尚且不得憐恤而死;何況人踐踏上帝的兒子,將那使他成聖之約的血當作平常,又褻慢施恩的聖靈;你們想,他要受的刑罰該怎樣加重呢﹗」(來一○26一29)

    相傳有一個殺人犯下在監裡,因他夫人的懇求,只要認罪悔改,接受基督,就可赦罪,奈他拒絕悔改;殊不知那位裝成牧師去勸請他的,就是總督,手持赦罪狀,只要那人悔改,就可釋放。此人乃自取滅亡。不信救主的人,亦複如此。在美國南北戰爭之時,有一個大言不慚,褻瀆長官的醉漢,侮辱一位便衣的和藹可親的人;不知他乃是格蘭上將(General Grant,后為第十八屆總統),那人立即臉色蒼白,雙膝跪下,請求赦罪;那位便衣軍官便叫他繳械,把他下在監裡。主耶穌本是上帝,降世為人,謙卑他自己,生存馬槽,沒有枕頭的地方,為我們的罪,代死十架。他大聲疾呼,信他的人,便不被定罪,就有永生。世人盡可心地剛硬,藐視救恩,但后果乃非常嚴重,因為他就是上帝。凡是不信的人,都要站在他白色的大寶座之前,若有人名字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就要被扔在火湖裡,必要哀哭切齒了。(參太二五41一46;啟二一11一15  )

    當聖靈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便要令人面對面看到上帝的聖潔與慈愛,便要情不自禁由衷高呼︰「只有那位獨一無二的救主能夠救我。」只有那位神聖的基督,在十字架上被釘的基督,藉著聖靈在我們裡面的基督,始能叫罪蒙赦免的人心裡有平安。所以保羅說︰「我……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林前二2)彼得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四12)在每次教會複興以后,三位一體論便得著新的沖力。史密斯氏(Henry B.Smiih)從神體一位論轉變過來,相信三位一體論以后,寫著說,如果丟棄了三位一體論,則其他基本信仰如救贖論、重生論,都必隨之廢除,好像一串珠寶,如果把其中的線抽去,便都完全散失﹗

    4.三一論與人生的關系──「三位一體論使我們知道上帝絕對的基本的本性,一方面是他本身是他本身的,一方面又是有關我們的。倘使主耶穌基督是永生的神子;上帝在他本質上乃聖父,則它永恆的本質乃為愛的泉源。生命的交流,愛心的往複,乃起自無始之初。」陶銳(D’Arcy)說︰「倘使以上帝僅比為一個偉大的人物,則須等他創世大工完成以后,始能得到他所愛的對象;則約翰壹書四8︰『上帝就是愛』,僅為一種夸張的詞令,而非真實的本性。

    上帝的完善乃在其開創,聖子乃在領受。聖子的孝道,乃是我們孝道的根本。我們需要同情幫助,所以需要聖子的幫助。謙卑、順服、與自我犧牲的本質,乃是屬天的、神聖的,非仰賴聖子不可。離了他,我們就不能作什么(參約一五5)。「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上帝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舍己。」(加二20)「我們這樣依靠他,並非降低身分,而乃和永生神子分享其福。」而且「上帝還照著人類的景況,限製他自己;因為上帝就是愛;在神性(Godhead)裡面,自始就含有人類自我犧牲自我限製的原型。」「他本有上帝的形像,……反倒虛己,取了奴仆的形像,……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一8),為著要拯救世人﹗  在外邦異教,也有三一論。例如老子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道德經》四十二章)道家的宇宙觀,認為天地之始,陰陽不分,故混而為一︰二為天地,亦為陰陽;有天地而后生物,乃成為三;既生物,生生不已,乃有萬物。埃及也有三一論(Triad  of  Abydos),其一是奧西理施(Osiris),其二是阿西施(Isis),乃為他的妻子;其三是豪羅施(Horus),乃為他的兒子。但是這三者,並非真有位格,更荒謬的,不但子由父生,而且父由子生。埃及的三一論,乃有泛神論的意義。

    印度婆羅門教的三一論(Trimurti),第一位,乃為大梵(Brahma),他是造物之主,宇宙人生之源;第二位是韋陀天(Vishnu),他乃護理萬有,常常和第三位爭戰;第三位是西伐(Siva),乃為毀滅者,表現人生的黑暗和殘酷。也有泛神論的意義;乃住在善惡裡面以及神人之間。佛教以后亦有三一論,其一為佛(Buddha);其二為法(Dharma);其三為僧(sangha)。佛徒常常口誦默念︰「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希臘的三一論,其一為宇宙神(zeus),其二為雅典女神(Athena),其三為太陽神或稱守護神。這三位神在德性上以及關愛宇宙萬物上,乃超越其他一切的神。他們乃彼此支持,彼此鐘愛,可說是合而為一的。

    外邦異教的三一論,「乃是他們失去了真神觀念,所留下的殘缺不全的思想,乃為人類道德與靈性墮落的病狀。」一切外邦宗教哲學家,窮其心力,想以一家之言,參透三一真神的奧秘,終歸心勞日拙,此乃証明人類心智的缺陷,本性的病態,唯有基督聖道始能加以救治。一切飢渴慕道的人,只有聽到福音以后,始能滿足其內心的要求;此乃著者以往在外邦異教黑暗裡摸索了五十年,出黑暗入奇妙光明的切身經驗。此亦可証唯有基督聖道乃為千古不磨的真理。所以「一個談三位一體的奧秘的人,並非用人所虛構的字句或名詞,亦非徒講本質與實體;位格與性格;同等中的優先,複數中的單數,能使他心滿意足,在頭腦裡建造一座空中樓閣,講些他所莫名其妙的事;而乃是一個新造的人,乃深感天父的大能,又使聖子成為他的智慧、公義、聖潔、與救贖;在他心裡複有聖靈的愛流瀉出來;這種人雖在理知上,不知那些難于理解的事,但卻在心靈上真正了悟三位一體的道理。